你看那日出像日落

发表时间:2016.08.29  
借助药物,在昏睡了几个小时候醒来,打开手机一看5:38,于是逼着自己再睡一会,翻了几个身,并没有睡意,我打开台灯起来看书,潦草翻了几页,也无心看下去,关掉台灯,黑漆漆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失眠真可怕。

脑袋隐隐作痛,我这过活的是什么日子!

上周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去医院,医生本打算给我开些安定的药物,我说不必了,我屋里还有,不管用。他很无奈,他说他也没办法,让我去看心理门诊。又是心理医生,去他妈的,我不去,当场就表露出反感的情绪。

我问他,那药能多吃吗,比如一次两片。

坚决不行!他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
那你给我开药吧,我不看心理医生,他又反悔了,任凭我的乞求,我不会给你拿药的,你还是去看心理科吧。

一万条草泥马在我心里奔腾。

打道回府。

我试着给自己灌鸡汤,偶尔也听听别人的大道理,然并卵,那些道理我都懂,也依然好不过这一生。

我想,这肯定是我的矫情病和文艺病又犯了,偏头痛也撞上大姨妈。这样的我可能会去杀人,可能会去跳楼。这也太幼稚了,一天屁事没有就爱闹情绪,我他妈真不知羞耻,你看人家20岁都干嘛来着,这样一来我连跳楼那茬都不敢去想。

思前想后我决定去剪头发,剪去我那一团乱草,当初他陪我折腾了五小时,我梦寐以求的大卷,有关于他的东西,我统统想扔掉,我想着,剪掉吧,没有什么好留恋的,可是啊,头发可以再长,人生不能重来了,他毁我真不轻。

理发师问我,为什么要剪掉呢,长发挺好看的。

我想要不加修饰的头发,我这样告诉他,特作。我总不能说,“哥们,我失恋了,我要剪掉一段回忆吧。”

他说,剪了你可别后悔。

不后悔。我摘下眼镜。

期间眼泪来回在眼眶里逗留三次。我强烈建议理发店里别放伤感的情歌,谁他妈放的黄小琥的《没那么简单》,歌词真催泪。

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

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

别人说的话

随便听一听

自己做决定

不想拥有太多情绪……

剪发完毕,理发师问我怎么样,我戴上眼镜一看,卧槽!

吓了他一跳,咋了,不满意啊?

我摆摆手,不是,挺好的。我付了钱,在镜子里郑重地看了看自己,我没想到,短发如此适合我。

心情似乎有些好了。

最近编了一个还算是温暖的故事,有人评论说真幸福,我回应,要是真的就好了。

那不过是一个故事。

我没有心思再去看一本书,《挪威的森林》被我借了一个月了,我才看了三分之一,心情浮躁的我去搜了它的同名电影,我把自己带入到直子当中,她的悲恸,我感同身受。她说:我一点儿也没做好二十岁的准备,挺纳闷儿的,就像谁从背后硬推给我一样,依我说,人生就该在十八和十九岁之间徘徊,十八岁后就是十九岁,十九岁后又回到十八岁,那样的话,人生比较容易些。

我想,人生应停留在我十六岁以前吧。那时的我是最好的,有喜欢的男孩,有亲密的朋友,没有温暖的家也关系,我是个挺知足的人。

后来呢?事情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?就像向前方驶进的一列火车突然翻出轨道,幸福都戛然而止了,而故事还没有开始,望眼欲穿的路途就结束了。

本以为摆脱他我会好过些,我好过吗?我快乐吗?我问自己。

不,我依然囚禁着自己。我是一条溺水的鱼,我是一只恐高的鸟。

我把所有滥情的歌单换成简单的民谣,简单一些吧,我提醒自己,别再为过去的污点耿耿于怀。可思绪这个东西,我怎么控制得住呢,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,脑袋里就像一颗二叉树,一生二,二生四,想到过去与未来,唯独想不到现在。

痛苦如我,生人为人,我真抱歉。

一身的负能量。我都厌恶自己了。我他妈到底想怎样?

你要怎样啊!

你说不想动就连续一周翘课,你说不吃饭就接连两天水都不喝,你说翻脸就不给人留一点情面,你浑身是刺,你让人讨厌透了。

说好的成熟呢,书都白念了是吗?你还记得你跟人家熬鸡汤的时候吗?真不怕说谎咬到舌头,以后千万别大放厥词了。

你说过要放开些,哪天去大粪坑滚一遭。何必呢,还嫌心里不够脏是吗?如果你想大醉一场深夜不归,陪伴你的也只要那要命的孤独。真可耻,真可悲。

如果爱情来了,我会害怕吧。

所以,远离我吧,别让我既孤单又害怕,我会受不了。

天亮了,可是外面下着雨,你看那阳光,就像落日一样。

作品推介

借助药物,在昏睡了几个小时候醒来,打开手机一看5:38,于是逼着自己再睡一会,翻了几个身,并没有睡意,我打开台灯起来看书,潦草翻了几页,也无心看下去,关掉台灯,黑漆漆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标签:互联网娱乐人文
作者信息
软柿子扒星

个人说明:

标签:
有无素材源:无
使用方式:
购买
100.00
*本次购买不包含图片版权,文中图片版权来自互联网或作者购买的他人版权,购买后请谨慎使用

客服中心 购买
-->